胡非莘莘网

        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程序测试 >

第十九章 但去莫复问

时间:2022-08-09 21:43 来源:网络整理 转载:胡非莘莘网
对于狐女来说,亲吻是给亲人或者****的。我似乎终于明白了什..

  对于狐女来说,亲吻是给亲人或者****的。我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,却又茫然得抓不住。



  我载了上官玲若向机场开去,上官玲若一直默默不语,不多时,那血泪已然风干,我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她脸上那淡红色。心中一动。



  “你对段默仁还有什么安排吗,”



  “我在音乐学院帮他报名了,这是他的愿望,他却一直不愿离开酒店,因为他只能在那里见到我。”



  “就这样了吗  ,”上官玲若点点头,欲言又止。



  “你怎么不陪着他呢 ,”我很奇怪,真的很奇怪。我不禁想起了我的娘亲,娘亲为了和爹爹永远一起,甚至离开了她的族人。



  既然这样,上官玲若为什么不陪着段默仁呢,



  上官玲若无言以对。我首次看到她无法回答我的提问。



  “你曾经憎恨过自己狐女的身份吗 ,对人类来说,我们只是异类罢了。”这个问题让我的心脏紧了一紧,有种压抑的情绪蔓延着。



  “我多么讨厌我现在的身份,人类容不下我,我多么孤独,我也想和一个人类或者狐族,就算异类也行,只要在一起,只要相爱。可我还记得,我之前爱过的一个人类男子,当他知道我的身份后,不管我们之前是多么相爱,他的害怕和厌恶不加掩饰,像一把尖利的刀子直中我心。这次我再也不要这么傻了,我离开段默仁,他会记得美好的我,正常的我,只会追忆,不会厌恶。”



  这话让我也陷入了那抑郁孤独之中,这些孤独绵延不绝,我找不到驱散的方法。那种感觉深入骨髓,直让人欲哭无泪,想发泄,想大叫。可我的脸上还是不起任何波澜,尽管我的心在翻江倒海。



  难道这就是成长,



  不知何时,我停了车,我们两个异类紧紧拥抱,有相同的感慨,相同的孤独,在这静静的夜里绵延。



  “亲爱的****,请不要离我远去,我只有你了。”



  “绝不会,永远永远。”我们紧紧抱在一起,好像想要让冰冷的身体摩擦出温度,恍惚间,我似乎真的感觉到温暖了。



  “感谢我们还活着。”我有些感慨。被****所抛弃的痛苦,我可以想象得到,幸好上官玲若撑过来了。



  “人类赠与了我一半的生命,娘亲曾经告诉我,我应该报答。”的确,不管我们如何念念不忘,我们的确是被人类嫌弃的。这天晚上,我送着上官玲若上****走了,她暂时离开我一阵子,我相信我们不久将会重逢。



  “亲爱的,你一定要记住,不要爱上任何人类,这是我的教训。”



  临别的话语还萦绕在耳边,但我还是希望能找到一个人,值得我生死相随。



  上官玲若离开得那么突然,让风清月和张幸和都有些诧异。所幸还有她那封信,上官玲若告诉他们,她得了不治之症,已经命不久矣,她只想独自清静离开,希望他们谅解。我想,她大概也把这一种解释用到了段默仁身上。



  这样很好,每个人都会记得她的好,不会嫌弃她,不会排斥她。我以后也可以用类似的理由退出我在意的人们的生活。



  上官玲若走后,张幸和和风清月怕我一个人胡思乱想,就经常到我的工作室来安慰同被上官玲若抛下的我,甚至还邀请我这个外人住进他们的新家,这让我分外感动,却仍是谢绝了。



  白天,****繁忙的工作忘记这些不愉快的事情,而晚上,面对空荡荡的房间,我的心中的孤独藏也藏不住,我无力抗拒,也不愿抗拒,任凭这样的孤独吞噬着我的心。



  亲人和朋友的身影反反复复在脑海里出现,我想到了娘亲,想到了族长爷爷,想到了上官玲若,甚至,我还想到了溪水边的那个少年。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一旦出现,就无法遏制。



  “也许他还在溪水边停留 ,”这样的念头一量出现就无法停止,犹豫不决实在就不象我了,外面月色正好,不多时,我抱着若雪又到了溪水旁,找了一个舒服却不会被****的人发现的地方。



  月色迷人,树影婆娑,微微的晚饭吹得人心神摇曳,在清幽的月光下,斑驳的草丛随风而舞,影影绰绰,分外动人。



  我又在溪边看到了那个少年,白衣如雪。蓦然,心中划过一股暖流,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,只是一种舒展之意不可断绝,像是一直期盼的事情变成了现实一般。



  已经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,少年的身量拔高了些,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少年了。那翩翩气质,经过时间的沉淀却更显得温良如玉。少年随意摘了片叶子放到薄唇之下,一段清越的音乐蓦然而出,似乎和溪水相和。



  我搂着若雪坐在旁边的树上,若雪依旧是乖乖的样子,乖乖看着那个少年。或许它并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三番五次看着他,可这并不妨碍我莫名的想要多看看他,甚至靠近他。



  少年脚步未停,仍绕着溪水缓缓行着,我沉浸在这静谧月色和这甜美梦境里,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少年,心里想着,大概,他还在想着他的娘亲吧。



  想到这里,我不禁起了同病相怜之感,那种共鸣感似乎将我们的距离拉得更近了。又见他抬起头来,我用狐女的敏锐视线看着他那美好眉眼,鬓如刀裁,眉目清秀,一双眼睛亮如星辰,是少年人的目光,却又带着成熟的深邃。他的眼光似乎投向了我,我的心竟然微微跃动了。



  我几乎以为他发现我了,可是我知道,他看不到我,月光并不明朗,树影暗淡,繁枝茂叶将我大半个身子都挡住了。但那种从心底生出的淡淡喜悦感,我怎么也抑制不住。



  “昊轩,又在这里找到你了,快跟爸爸回屋。天冷,你也不多加件衣服。”他的父亲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他。相比于一年多以前,他父亲的面相倒是苍老了几分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思念着自己的****,以致于有些憔悴。



  少年随手抛下那片树叶,转身向他的父亲慢慢走去。“爸爸,我已经二十岁了,能照顾好自己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

  “多傻的孩子,我告诉过你的,你不管多大在爸爸眼里也只是孩子。”



  “不,爸爸,我会慢慢学着独立。今天上武术课,教练表扬我了,他说我很有悟性。”



  “嗯,我的小凡长大了。不过,灵魂是不能用眼睛来看的,你得用心去感受。如果你用心,妈妈时时刻刻都是和我们在一起的。所以,你不必每天晚上都来这里。”



  “嗯,我相信。昨天我又做梦了,梦到妈妈了,所以,只要有月光,我就坚持到这里来。”



  “是这样吗 ,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呢 ,”



  “她说我会找到我命中注定的公主,只要我坚持。”



  我有些寂然,默默离开。娘也曾对我说过,等我长大了,我的王子就会找到我的。



  可是,他在哪里呢,是否已在寻找我的路上,我很希望能找到一个能让我不离不弃的人,找到一个让我体会爱的人,不同于族长,娘亲,不同于上官玲若,风清月的那种爱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